当前位置:一一小说网>其他类型>颤栗高空> 第1021-1022章 斧头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021-1022章 斧头(1 / 1)

第1021章  不知道那把斧头,会在什么时候劈砍到他的脑袋上来?  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,该做些什么呢?  是继续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,还是躲去房间里?  问题是,待在这别墅里,没有任何一个房间能让人感到安全啊!  身后的秋千,突然自行荡了起来,发出了吱呀呀的声音。  李腾回头看过去,发现科万的尸体已经不见了,秋千也恢复了原状。  没有小女孩坐在上面,也没有人推,但就是自己荡着。  “我不知道你们一家最后发生了什么,但是我想,你爸爸一家是爱你们的,他一定是承受了太大的压力,才做了那些可怕的事情。”  李腾对着自行荡滑的秋千说了几句。  秋千慢慢停了下来,四周陷入了一片死寂。  “我也曾经有一个女儿,她名字叫李安娜,我喊她娜娜,我和她们在一起经历了很多。”李腾走到秋千旁边,伸手缓缓地推动着秋千,自言自语着。  很久没有和张萌迪、娜娜一起参演剧情了。  回想起她们,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  和她们一起演的,大多是一些绝境求生的剧情,有些细节李腾现在仍然记忆深刻。  有一次,好像是丧尸片,他把三岁的娜娜一个人丢在路边,回来找她的时候,她已经不见了,他当时非常的自责。  可是,找到了又如何?  现在这情况,他还不是等于把她们弄丢了?  被他弄丢的,还有最早的时候和他一起演戏的那些伙伴。 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。  那些,都是他的青春回忆啊!  秋千吱呀吱呀地响着。  某一刻,李腾仿佛看到娜娜坐在上面,正对着他哈哈大笑着。  张萌迪则在厨房里忙碌着,为他们准备晚餐。  再一晃眼,她们都消失不见了。  “是不是因为活了一千多岁,老了,所以喜欢回忆过去了?  “死亡,其实并不可怕啊!漫长的生命,只会越来越孤独。”  李腾长长地叹息。  “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  “活着,其实好没有意思。”  李腾推着秋千,继续叹息。  “我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沮丧?是受到了男主人那本笔记的影响吗?”  李腾放开了秋千,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。  “活了一千多年,我意志力如此坚强,岂是一本笔记能影响的?  “我不是受到男主人的影响,我其实就是突然有些沮丧。  “一个人的时候,孤独突然引发的沮丧。  “我没事,我很快就会振作起来的。”  李腾很快就平复了心情,让自己振作了起来。  不知道危险和恐怖什么时候降临,李腾也就没让自己纠结这些事情。  该干嘛还是干嘛吧。  李腾看了看三楼。  这栋别墅的一楼和二楼全都探索过了,唯独三楼没有探索过。  二楼楼梯旁边没有护栏的那一小段走廊里,放着一个工具箱,工具箱里有一把斧头,就是挂画里劈死李腾的那把斧头。  李腾决定拿着那把斧头,试着去把三楼铁栅门上的锁砸开。  如果能砸开,就可以探查清楚三楼上有什么秘密。  说不定对完成任务会有所帮助。  走楼梯上到二楼,李腾来到工具箱前,看向了工具箱里的那把斧头。  “怎么感觉着我就是在作死?挂画里我就是被这把斧头劈死的,现在我却是主动来拿这把斧头。”李腾自嘲了一番。  但是,不用斧头,他没办法打开三楼的铁栅门,也就没办法探查三楼有什么秘密。  究竟要不要拿这把斧头去打开三楼的铁栅门呢?  好奇害死猫,李腾觉得自己如果死掉的话,一定就是被自己现在拿斧头的行为给害死的。  虽然如此,李腾还是从工具箱里取出了斧头,拿到了手中。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  一阵小女孩的笑声从一楼房间里传了出来。  在这寂静的夜里,听起来特别的阴森,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  正准备上楼的李腾,又在楼梯处站住了。  片刻之后,他没有再上楼,而是拎着斧头下了楼。  客厅里静悄悄的,秋千也没有再自己荡滑。  小女孩的笑声继续从房间里传了过来。  李腾摸了摸耳朵,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房间走了过去。  用斧子掀开布帘,向里面看了一圈。  没有小女孩。  是那台被科万砸坏的电视恢复完好了,里面又开始播放视频。  是一家人外出去公园游玩的视频。  看了一会儿之后,李腾离开了房间,向客厅里瞅了一圈。  客厅里的秋千仍然一动没动。  李腾再次摸了摸耳朵,然后拎着斧子向楼梯走了过去。  一步一步,上到了二楼。  然后是三楼。  三楼被一扇铁栅门给拦住了。  李腾挥舞着斧子,对着铁栅门的门锁处使劲劈了下去。  一斧、两斧、三斧……  李腾的虎口震得生疼。  ‘叭喀!’一声。  铁栅门的门锁被砸坏。  李腾猛地一脚踹过去,铁栅门被踹开。  隔着铁栅门,都可以闻到三楼房间里隐隐传来的血腥味。  进到三楼走廊里,血腥味也更加浓烈了。  李腾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,掀开了第一个房间的布帘。  终于找到血腥味的来源了。  里面放着两男三女五具尸体。  房间里没有床,每具尸体下面,都放着一张床单、或是被子之类的,算是打的‘地铺’吧。  两男三女死得很惨烈。  他们的衣着,应该是参加舞会的那种。  李腾联想到了隔壁那栋别墅。  发出噪音的那栋别墅。  果然,男主人在精神失常之后,把隔壁别墅里的人给杀了。  按道理,这些尸体应该早就腐烂了,但可能剧情设定的原因,这些尸体仍然保持着刚刚变成尸体的状态。  三楼一共有三个房间。  李腾去了第二个房间。  第二个房间里一张很大的床单上,躺着一家三口。  妈妈和女儿衣服整洁,干干净净地躺在那里,男主人则躺在她们旁边,用一只手揽着她们。  看起来应该是男主人先杀了她们,然后帮她们整理好遗容,这才自杀躺在了她们的身边。  真是悲剧啊!  第1022章  悲剧的根源,应该是女主人的抑郁症,对噪音特别敏感。  邻居很无辜,说起来也只是在自家别墅开个舞会、搞个烧烤PARTY之类的,人之常情,却遭遇暴徒行凶。  女主人过去协商的时候,如果邻居态度能友好一些,不要出言各种讽刺挖苦,或许矛盾不会激化到这一步。  男主人事业失败,精神崩溃,选择了一条不归路,葬送了两家人的性命。  还把所有尸体藏匿在自家别墅的三楼,结果造就了这么一栋凶宅。  李腾小心翼翼地从第二个房间里退了出来,回到了走廊里,然后,准备进入第三个房间里看看。  被男主人杀死的隔壁别墅里的那家人躺在第一个房间。  这栋别墅的一家三口躺在第二个房间。  第三个房间里,躺着的会是什么人呢?  就在李腾来到第三个房间门边的时候,前两个房间里,传来了极为凄厉的啼哭声。  不只一只鬼在哭,所有的鬼都在哭。  听,鬼哭的声音。  李腾使劲摸了摸耳朵,这才掀开布帘,走进了三楼尽头处的第三个房间。  第三个房间里,放着四张床单。  有三张床单上都躺着一具尸体,还有一张床单空着。  床单上躺着的尸体,分别是科万、斯嘉丽和多萝。  还空着的那张床单,不用说了,是为李腾准备的。  而李腾此时手中正好拿着那把杀死他自己的凶器斧头。  身后鬼哭的声音越来越响了。  它们全都走出了房间,挤在了走廊里,堵死了李腾的退路。  李腾进入尽头处房间里之后,地上躺着的科万、斯嘉丽和多萝也都站起了身来,向李腾身边围拢了过来。  “不好意思,我死了之后才发现我真的变成了鬼,然后,我还有剧情,那剧情就是……让我夺下你手中的斧子,把你像挂画里那样,把你的脑袋劈成两半。”科万伸出鬼爪,抓住了李腾手中的斧柄,脑袋则凑到李腾耳边向李腾低语了起来。  科万变成鬼之后才知道了,恶鬼对这些任务人员耳边的低语,是控制这些任务人员,并杀死这些任务人员的第一步。  按照剧情设定的规则,在低语控制住任务人员之前,恶鬼并不能直接动手杀他们,所以低语的程序是必须的。  斯嘉丽、多萝、包括科万自己,都是在听到恶鬼的低语之后,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,只能任由恶鬼摆布。  现在,轮到科万虐杀李腾了。  剧情命令由他来虐杀李腾,就像先前剧情命令多萝和科万那啥啥,然后再把科万逼到秋千上悬挂起来一样。  在这件事上,科万绝对不会有任何仁慈,他本来就对李腾不爽,先前和李腾和平共处,也是迫不得已。  现在他自己任务失败,变成了恶鬼,当然也不希望李腾成功完成任务返回监狱减少刑期。  “不好意思,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,但是,我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”李腾突然暴起,一斧头砍在了科万的脖子上。  科万的脑袋骨碌碌掉落在了地上。  他脸上露出了无比诧异的表情。  这剧本不对啊!不是说,他只要对着李腾低语,就可以控制住李腾,让李腾无法动弹,任由他虐杀吗?  为什么李腾可以用斧头砍他?他都已经变成鬼了,还要被杀第二次?  砍下科万的脑袋之后,李腾又是两斧过去,把多萝和斯嘉丽的脑袋也砍了下来,然后转身逃出了房间。  走廊里挤满了鬼,当李腾经过的时候,它们纷纷凑过来凑到李腾耳边低语。  但是,李腾却丝毫不受它们的影响,径直从它们身边走开了,走去了楼梯,下到了下面的客厅里。  被砍掉脑袋之后,科万试着控制自己的鬼爪,过了很久终于积累到了足够的能量,抓住了自己的脑袋,安装回了脖子上,很快鬼脑袋又长回了脖子上。  “太好了!我现在是不死之身,可以继续虐杀那个东方猴子了!”科万大喜,从地上爬起身来,帮多萝和斯嘉丽的脑袋也安装回身体上之后,带着她们起身,离开房间准备下楼继续虐杀李腾。  ……  “我先前的推断是正确的,这次的任务,破解之后就没有什么难度了啊!”  李腾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,看着客厅里无人推自行飘滑的秋千。  “任务的解决办法,其实就在这次的任务名称上。  “听,鬼哭的声音。  “女主人是因为噪音才导致抑郁症恶化,和邻剧闹僵,从而导致了这场两家人被灭门的惨剧。  “这噪音才是万恶之源啊!  “所以,解决这次任务的办法,就是把耳朵用耳塞塞起来,听不到恶鬼的哭声,就不会产生恐惧的情绪……当然,这一条对我没什么用。对我有用的是,听不到恶鬼的低语,那些恶鬼就无法伤害到我!”  李腾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确保耳塞已经完全塞好了。  当初他进入一楼房间里,在女主人的床上发现这对耳塞的时候,就把它们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,他知道这很可能是关键道具。  结果被他猜对了。  听,鬼哭的声音。  我偏不听。  听不到,就表示鬼不存在。  似乎有掩耳盗铃之嫌,但这偏偏就是这次任务的解决之道。  “我为什么这么聪明呢?  “我为什么每次都能成功破解谜题呢?  “就是因为我这么聪明,才导致我活了这么久都不死。  “结果越来越孤独。  “唉……我是不是也有些抑郁了?  “再次回到影视城,我应该去寻找一下以前的伙伴,看看他们现在的情况,和他们聚一聚。”  李腾正思考着的时候,背后突然出现了一阵寒意。  科万无比得意地站在李腾的身后。  “当鬼就是爽啊!有了足够的能量还可以瞬移,瞬间出现在受害者身后,吓他一大跳!”科万慢慢地把鬼头向李腾靠近了过去,准备先吓李腾一大跳,然后再对李腾低语控制住李腾,最后慢慢虐杀了李腾。  没曾想,李腾突然回过了头来。  脸上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。  然后一斧头劈过来。  “我……草!这还有没有天理了?我一只堂堂的恶鬼,居然被一个普通人类三番五次地欺负?”科万大声抗议了起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