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一小说网>历史军事>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> 第二百九十七章 还藏了谁(二更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二百九十七章 还藏了谁(二更)(1 / 1)

一个人私下见了。  问太医良妃的身子,到底能不能孕育好孩子,生下孩子。  “皇上。”  太医没想到皇上还会这样单独找他问起良妃娘娘身体,没想到皇上会这样担心良妃娘娘的身体。  皇上是担心良妃娘娘吧?或怕保不住生不下来皇子?  良妃娘娘的身体说实话还是有点困难的,才有身子脸色就看不太好,有喜的症状就早早跑出来。  这还好。  只要把过脉,了解的都知道良妃娘娘胎已经有点不太稳,之前不是有过太医看过,应该也知道,只是当着良妃娘娘的面不好全说,当着皇上也一样,良妃娘娘有了身子,不能孕育好也要孕育。  没有不孕育的道理。  可皇上要是不问还好,问了他不说,发生了什么他不好事怎么办?  他艰难的:“皇上可以再问问,之前不是有人也给良妃娘娘把过脉,不能光听微臣一个人的意见。”  “朕让你说你就说,你还想让朕找别人!谁给你的胆子,给朕推来推去是个什么意思!朕之后会再问!”  谢禇远背负着双手,看了他一眼怒了。  “是,皇上,良妃娘娘。”  太医不敢再推,一下子说了:“身体是有点困难。”  “这样,有多困难。”  谢禇远沉默着想着什么,想了一会,太医心砰砰砰的跳,又说了声。  皇上不说话了,直到一会后,谢禇远才再问,沉着声音:“要是不生呢?”  “要是不生是什么?”什么意思?太医听完之后有点不懂皇上这句是什么意思,心有点急想要说话。  “就是打掉,不生了。”这也不明白?谢禇远冷冷的,像看傻子。  这样要是更好,那就打断!  “这,这皇上,也不行,这也是不能的,这会更加的伤身体的,以良妃娘娘身体可不能打掉,打掉了以后可能就不会有了,身体也可能垮。”  太医忙说了,听明白的他吓了一跳。  就怕皇上马上就让他给良妃娘娘打掉,那是皇子啊。  他赶紧说了,皇上怎么起了这心思,为了良妃娘娘?不然不会这样,可为了良妃娘娘居然想打掉孩子,打掉的话良妃娘娘会同意?会高兴?  皇上。  良妃娘娘不是别的人,后宫别的女人这样还好,再说怎么能打断,皇上,皇上想什么。  “那就是生也不是,不生也不行?”  谢禇远知道了,明白了,神色难看,也更冷了。  “生好一点,只要小心注意。”  太医又道。  “生好点,又是生好点,随时可能小产?”谢禇远就着他的话说了一遍问他。  “像微臣说过的,皇上。”  “能不能出门?”谢禇远片刻问。  “养好了,胎稳了,还是可以的。”太医回答得格外的谨慎小心,又:“让良妃娘娘和平时一样保持心情好,还有不要剧烈动作,好好调养,多坐辇就会好得多。”  谢禇远手一挥,让他走了。  也想到那个女人样子。  而太医退出去,到了外面,扫了眼前面,觉得前心后背都是汗,湿透了,风一吹,竟然让他觉得冷,打了几个冷颤才好一点,手一抹额头,又是一片的湿。  也全是汗后的水。  他腿肚子又颤了颤,不敢多看多想,低头,扫了一下四周。  小心走了。  提都不敢提。  里面。  谢禇远一个人又想了想站了站,再找了两个太医过来,来公公不知道为什么皇上回来后便一直见太医了,一找再找,看着皇上,皇上样子也吓人。  皇上从芙蓉殿回来开始的。  芙蓉殿?良妃娘娘,皇上不是去看过,应该也问了,听了什么让皇上如此,良妃娘娘有事?良妃娘娘吗?  他想着,还是看着。  谢禇远又见过两个太医,也是私下见,一个人,问过问完了来的太医,得到了差不我的答案,他让人滚了。  人滚后。  有人过来。  谢禇远看了人。  来公公带来的人是一位大人,正是他给了笔记的人,户部尚书,此时笔记看完,送回来,人也过来了,见到他很激动的:“皇上,不知道这本笔记是谁的,谁写的,里面的字虽然有些——但里面写的臣很感兴趣,开始臣以为是假的,因为不可能像上面写的,但是,看了后觉得又像是真的。”  “然后呢呢?”  谢禇远问。  “要是真的,那——”  臣想去亲眼看看,他激动得再摸了一下花白胡须,皇上派人过来送笔记的时候说了,可以亲眼看下,他现在就想去,马上立刻就去,亲眼看了实物才能确定。  “想看实物,那就去看,看了再说。”  谢禇远开口。  同时示意一边来公公带他去,就在芙蓉殿,过去和芙蓉殿的人说一声就是,不要让人知道,看到,去就能看见。  来公公应着是,还有点不明白,皇上这话又是指?芙蓉殿花园里这是什么?又是什么事啊。  看大臣的样子也是不知道。  而且这位大人还不是别人。  还是一个外臣,外臣入后宫?  外臣一向不能入后宫的,还是良妃娘娘的芙蓉殿下,皇上真要让他去?这怎么行。  大臣也:“芙蓉殿?”意外得不行,还以为是在宫外哪里。  怎么是在宫里。  还是在后宫,在芙蓉殿,这是良妃的宫殿,良妃娘娘不可能写出这样的东西,不可能的,可这些到底又是谁写的,皇上也不说。  他脸上的激动凉了些。  “就在宫里,后宫,有人弄出来,写好,你要去去看,这是朕的命令,告诉人没人敢说什么,不过,小心一点,不要让人看到,让人看到还是不好说,来公公,你带他小心点,到时候看了实物自己研究一下,看行不行。”  谢禇远面无表情不多说。  要去就去。  大臣还有点迟疑,看了看笔记脸色变了变,摸了一下胡须,最后还是去了,他想看实物。  先不不管这么多,看了再说,再找户部的人商讨,商议,他一走。  来公公见了,也只好退下去,甩着拂尘走了。  还要掩护这位大人。  他们一走。  谢禇远:“来人。”  再叫人,转过身来,看着殿外。  外面一个小公公进来,小心又小心的行了一礼才台起头来:“皇上。”刚才师傅才走了,他,他,就他一个人在外面。  “朕,朕要给芙蓉殿设一个小厨房,你去办。”  谢禇远直接说了。  也不说别的。  “这,哦,知道了,好的,皇上。”小太监马上应了,皇上要给良妃娘娘殿里设小厨房,那就设,和御膳房那边说声,挑几个人,再——  就是了,他去了。  人一走,谢禇远看着,看了会,走了回去,坐了下来。  宫里的人,又看了看养心殿的动静,还有芙蓉殿的动静,不知道皇上和良妃在干什么,干发帽的事又有人提起来。  不久。  都听说芙蓉殿要设一个小厨房。  “皇上又给良妃人就算了,良妃不好就又是给人,又设小厨房的,柳美人都没得到。”  淑妃说了。  皇后听了也不开心。  为了柳氏,她找过皇上两次,皇上都没有同意。  柳氏那时候可是有身子,怀了皇子。  现在良妃还没怎么就设小厨房了。  皇上想什么,为什么要给良妃设小厨房,还事前一声也不和她说。  皇上。  她想再过去,想到自己先前找皇上,皇上什么也不说。  她。  忽然手心一痛,手中的指甲断了,刺到了肉,她摊开手低头一看,看到断裂的指甲还留了血,可是没有人关心,没有人,她也不想擦了,只想看着它。  看着它就像是看到现在的后宫。  “皇后娘娘。”旁边宫人看到,想提醒,想说什么。  皇后:“不要说了。”  贵妃也有自己的小厨房,知道后还是不高兴。  更不用提别的人了。  良妃又没有喜!  芙蓉殿里。  李嬷嬷兰心却在说不久前殿外来了男人的事,人走了,终于走了。  人是来公公忽然带来的,不知道是谁,来了就在花园那边看,好一会也不走。  她们本是想去看下的。  主子告诉她们,让她们不要出去,不要去打扰,等来公公带来的人看清楚就会走。  说对方是有事。  她们想了想,才没去,后来知道是为了杂交水稻,其实想一想就知道。  现在。  确实如主子所说,人走了。  悄无声息来,悄无声息走,没让人知道。  “不过,主子那杂交水稻弄出来是弄出来,皇上那边派人来看了后真能弄出来,真能推广?”李嬷嬷忧心这,兰心一声当然,肯定,看主子。  宫人——  “看皇上的。”  顾清舒说了,让她们也不要对她肓目自信。  李嬷嬷兰心宫人见此也不再说。  之后。  她们还是说起现在让她们高兴的事,就是有人过来说了也看过,说是要在殿里增设小厨房的事,这事大家都很高兴,开心,没有一个是不高兴的。  这是皇上为了主子才做的。  主子才有喜,皇上就要给主子设小厨房,还这么快就派人来,人来过看过走了,说很快就会设好,设了,以后主子要吃什么就好说,也方便了太多。  主子平时想做什么也不用那么麻烦。  主子有了喜,口味肯定也会渐渐变化,有时候想吃这有时候想吃那,都需要这样一个小厨房。  她要给主子调理身体也方便。  要熬药啊什么的也是。  也更有私秘性,安胎药这些熬起来让人看着,就不会有另外的人知道,不然,要是在御膳房弄,很可能不久全后宫都知道主子有喜了。  “主子,设小厨房皇上名义上还是以你病了为由,也是为了主子,这样是对的,这么快设小厨房也很好。”  李嬷嬷道。  兰心宫人:“嗯。”  “皇上想对谁好,都会很好。”  顾清舒道。  没有不好的。  “嗯,主子。”  “主子,皇上和你说过吗?”李嬷嬷她们一听又问。  兰心也想知。  顾清舒听了:“走前说了,和留着了,不过我没有告诉你们,想着给你们一个惊喜,惊到吧,喜到没有?”她问她们,李嬷嬷本来想说主子不说的,听了后,说了声:“惊到了,也喜到,主子。”  主子是要给她们惊喜啊?  兰心点头看主子。  “嗯,我之前也让皇上惊到喜到了。”顾清舒又说。  “主子。”李嬷嬷兰心一听。  想要问。  顾清舒不说了。  李嬷嬷兰心还是问了,皇上走后,主子和皇上说什么也不说。  “主子。”  “好了。”  顾清舒看她们样子,让她们有什么要问就问,她会回答。  李嬷嬷兰心听罢,相视一眼,再看主子,说真的,得到保证后,她们问了。  顾清舒也回答。  都回答完,李嬷嬷兰心清楚了。  “清楚了。”顾清舒想到贤妃姐姐。  说到出宫避暑的事。  “出宫避暑,主子你现在可能去不了,不能去,只能在宫里,要不主子你就在宫里,虽然不能出宫,可是,皇上那边,皇上那边怎么说?”李嬷嬷闻声就道,兰心也担心,顾清舒:“又不是马上去。”  “好点就可以了。”  她再道。  “主子你还是要为肚子多想下。”李嬷嬷听了立马开口,兰心:“主子。”  “我不比你们更重视?”顾清舒道。  李嬷嬷不说了。  顾清舒说到明日会召威远侯府老夫人的事。  “威远侯府老夫人?”  兰心一听,叫着主子。  李嬷嬷也:“主子你要见?”  顾清舒笑笑。  *  养心殿,谢禇远见到回来的户部尚书,君臣俩人一个坐一个站,过了片刻,一个问一个答。  “去了。”  “去了,皇上。”  “回来了。”  “回来了,皇上,臣——”  谢禇远问他去看了实物怎么样,一脸花白胡子的户部尚书说很好,皇上很好,很有意思,实物居然和笔记里一样,没有多大区别。  看起来一模一样。  要是等到抽叶结穗也和笔记里写的一样,那就——  一定要试试。  按上面写的粮食产量,简直是吓到他的眼。  跟做梦一样,他。  他看过不少粮食种子,到时候可以先种出来,让人吃一吃尝尝,再。  他现在要去召人,召人一起讨论了,还有试试。  不想再浪费时间。  谢禇远又扫了他一眼:“想去了?去吧。”  摆了一下手。  花白胡须的户部尚书马上应了,就要去,只是本来急着走的,还是停了一下,看着皇上:“皇上,臣可以问下吗?臣想问下,这东西到底是谁弄出来,谁写的,谁——”这么大才,能想到这样。  不是看了笔记,不是看到实物,想都想不到。  主要是并不是随便就能想到的。  一旦成功,于国于民,简直有大好处!  只是如今还没有成功,不好说。  “一个你想不到也不相信的人,你先去,以后会知道的。”  谢禇远看向他,慢慢说了。  人出去。  他一个人拿出一张白纸。  在上面画了画,写了写,写了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知道。  晚上再次去了芙蓉殿。  到了就找那个女人。  找到,看到,就盯着看。  顾清舒被皇上盯得动也不好动,笑也不好笑,像要她要消失一样。  “皇上?”她看过去。  “朕想看下你身体里是不是藏着什么人,除了你外还有没有别人。”谢禇远说了。  “皇上不要说得这样毛骨悚然啊。”  顾清舒抖了一下,笑笑,说太可怕了。  “是吗?”  谢禇远还是看着她。  顾清舒又要说了。  他走近坐下。  顾清舒端过茶杯给他:“皇上给,皇上这表情是为了杂交水稻?不知道如何?”  “你觉得呢,你心里应清楚自己弄出来的东西,户部尚书看过后说很好,去弄了。”谢禇远凝着她说了。  开始时她是怎么和他说的?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