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一小说网>其他类型>大汉第一嫡长子> 第四十三章 前夕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四十三章 前夕(1 / 1)

“父王,姐姐信上说什么?”  淮南王宫,刘安手中拿着一份帛书,眉头时而皱起时而舒展,刘迁在后面跟着,脸色满是焦急之色。自从雷被的事情之后,他已经快要崩溃了,削去封国的两县不说,自己也被父亲禁足。  刘安走到首座,缓缓落座;“你姐姐说严助要来,你叔叔衡山王要路过淮南境,陛下要收回盐铁之权,恐怕这次事件不小啊!”  刘迁听见这话,满脸的震惊;“父王,这皇帝就不怕天下皆反吗?我高祖打下的天下,要毁在这个刘彻的手中!”  刘安连忙起身,走到侧方的墙壁旁,上面挂着一副大汉輿图,刘迁也跟上其父的脚步,一脸凝重望着輿图。  他这个人虽然脾气暴躁,有时候经常口无遮拦,心中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。  刘迁盯着輿图看了一会,脸色有些铁青:“父王,他刘彻背弃祖宗,人神共愤,父王可以去信大单于,两方合力,等大单于下朔方,逼近长安,父王就可以利用我淮南的地位号令东南,姐姐同时联络豪侠和朝中支持父王的人,实行暗杀!”  刘安看了一眼儿子,又看了看輿图,脸色有些凝重。  刘迁见其父没有说话,连忙又道;“父王,三王叔乃是您亲弟弟,父王可以说服于他,与三王叔结盟,我们就可掌握半壁江山,逐鹿中原!”  “嗯,说服你三叔这点不难,为父担心的是各国诸侯王目前都没有军力,如果能在汉军中找到一两位加盟的将领,那就更有把握了!”刘安手中拿着帛书,又略加思索;“七国之乱一个重要的教训,就是汉军的主力十分强大!”  “父王圣明,”刘迁微微弓身,连忙又道:“父王,姐姐近来和岸头侯张次公打的火热,还有皇帝的近臣严助!”  刘安若有所思点头,这点他是知道的,张次公不用多说,和自己女儿两情相悦。可那个严助虽对自己比较尊敬,但往往在自己面前说话有些骄纵,总是皇帝长皇帝短,心里不舒服。  刘安又走到輿图旁,看着这个简易的天下:“张次公威望不够高,先前只是卫青的一个校尉,缺少登高一呼的声望,不行不行!”  刘迁也煞有其事点头,跟在刘安的身后问道;“那父王心中的名将,又是谁呢?”  刘安抬手敲敲墙上的輿图,脸上有些追忆之色:“你觉得飞将军李广,有没有可能?”  刘迁面色一愣,有点结舌;“李广!”  “父王,自从皇帝实行军事改革,喜欢的便是如卫青那般的年轻将领,恐怕最为失望的要属这位老将李广了!”  刘迁说着上前一步,脸色有些激动;“年轻的像张次公都封了侯,李广却未能如愿!”  刘安不由得点点头,其儿子的话让他觉得非常在理:“这一点,我们可以利用,迁儿,你马上去信依稚斜大单于!”  “诺!”  刘迁弓身行礼,脸色顿时一喜,自从这位皇帝登基,他们父子两一直谋划。而此时此刻,这位父王雄心重起,他哪能不开心,连忙走了下去。  刘安盯着儿子离去的背影,整个脸色布满狰狞。如他儿子所说,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机会,如今自己身体更加老迈,有时候他真不想这样做。  而在今天,这个机会又来到了自己面前,自己若再不抓住时机,那就真的只能带着这个抱负走进坟墓里了。  单于王庭!  自军臣单于死,依稚斜击败淤丹自立单于至今已有三年,依稚斜单于端坐首位,面色凝重,下方坐着中行说,其人也是一脸的凝重。  因为刚刚接到军报,说汉军在云中、定襄、雁门、右北平有频繁调动军队的迹象。  依稚斜双眼愕然,整个脸色青筋暴涨;“全乱了,全乱了,这汉朝的皇帝,他到底要干什么?全线都在增援调动,他是想要决战吗?”  中行说看着首位暴怒的依稚斜,拱手行礼,有些咬牙切齿道;“大单于,万万不可轻举妄动,此时更要看重我们根本目标所在,切不可乱了心智!”  中行说的话语还是有用的,依稚斜渐渐平息下来心中怒火,把玩这手中一杆金杖,金杖顶端有一只硕大的雄鹰展这翅膀,蹬足而立。  这是他们匈奴的昆仑神赋予他的权利,他是匈奴的王。  依稚斜眼睛盯着帐外,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;“我大匈奴的主力,现在靠近右贤王部,万一卫青的主力,直逼中路攻击我王庭所在,别忘了我的祖宗圣地龙城,就是被偷袭的!”  中行说一声轻笑,眼睛透着狠辣之色;“大单于,奴才认为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,集中力量突破河朔防线,直逼京都长安,整个战局就活了!”  中行说见依稚斜没有说话,连忙起身走到其身边,行了一礼又道;“退一步讲,如果汉军置京都长安于不顾,来进攻我单于王庭,大单于想想那是一种什么局面。大单于,您没有见过长安的繁荣和鼎盛,未央宫的辉煌和奢侈富贵。而一旦我大匈奴突破河朔,长安便不在话下,只需要一把火,汉朝的损失……呵呵,大单于,就是给其二十年修养,也无法复原!”  说着,中行说深深一拜;“所以重中之重还是河朔,大单于,万万不能在此地和汉军周旋!我匈奴王庭没有城池的拖累,有的只是这些军帐,让汉朝人来好了,他们所能得到的无非是这一片长着野草的草原,就算他们得到,我大匈奴骑兵也可时常光顾,他们带来的正是我们需要的粮草兵器。”  中行说的话让依稚斜陷入沉思,河朔地区的重要他是知道的,可是右贤王这个蠢猪,愣是不相信自己的消息。导致影响整个战局的河朔地区,全部陷入汉朝皇帝的手中,从此他们匈奴开始被动挨打!  依稚斜缓缓起身,从帐中走动;“左贤王现在正在来的路上,还有一个月时间,现在已经入冬,等到来年春天,我看他汉朝的皇帝有多大的能耐!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